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网站标志
头部联系图片
站内搜索
 
 
长沙原柏林物流园遭强拆事件调查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12-31 16:12:31    文字:【】【】【

2011年1月4日,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政府以违章建筑、园区存在严重消防隐患的名义,强制拆除了位于雨花区黎托街道的柏林物流园。

近日,原柏林物流园法定代表人黄柏林向《法制日报》记者投诉称,强拆物流园是雨花区政府假借执行相关领导指示,超越消防隐患整治权力,野蛮、暴力拆迁,致使60多家入园物流企业停业,2700多名员工失去生计。

那么,事件真相究竟如何?《法制日报》记者近日对此进行了调查。

物流园投诉政府暴力违法强拆

长沙市柏林物流市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柏林 的实名投诉称,2011年1月1日至4日,长沙市雨花区政府违法行政,借执行相关领导指示、整治消防问题为名,采取歪曲事实、移花接木、嫁祸于人的手段, 强拆柏林物流园,致使两亿多元财产毁于一旦;60多家入园物流企业停业;2700多名员工失去生计。

黄柏林告诉记者,他是领有民政部门颁发证件的 残疾人,本世纪初来到长沙南郊闯荡货运市场,从一辆人力三轮车开始干起,慢慢有了一批忠实客户和同行朋友,也逐渐有了自己的公司。2006年,长沙市雨花 区政府为了健全长沙市东部高桥一带巨量市场体系的配套服务措施,将他招商引资到东郊机场高速出口附近建立物流市场,同意他租用农民集体闲置土地盖物流仓库 和货物中转配送停车坪。

随后,黄柏林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这个市场。据 黄柏林介绍,雨花区政府将市场列入重点建设工程,同意办理了国土、规划、建设、消防等手续。他则竭尽全力将家财积蓄和借贷筹集到的5200多万元资金全部 投入到市场建设。开业后,市场每天集散吞吐货物量超过1万吨,成为长沙东部各专业市场最大的服务支撑,是湖南省的模范物流市场。

“随着长沙市城区东拓,柏林物流园土地价值凸 显,房地产商垂涎。雨花区政府应开发商新华都公司的要求,强拆柏林物流园腾出土地做开发。”黄柏林称,当地政府未取得他们的同意,先无端控制其人身自由, 后打着相关领导批示整顿消防的理由,在2011年元旦假日期间,派出大队人马和挖掘机等将柏林物流市场夷为平地。100多家物流公司被扫地出门,省内、省 际两百余条货运班线瘫痪,2000多名从业人员失业,直接间接损失达两亿元之巨。他为此财产损失殆尽,背下巨额债务无力偿还。

“事情发生后,我们通过各种途径申诉争取合理 赔偿,国家信访局和省内多个部门接受了我们的投诉,省市领导都有批示要求调查处理,但基层政府和有关经办职能部门一直捂盖子,拖延不办,甚至歪曲事实诬陷 柏林物流公司是非法企业。”黄柏林说,基层政府某些干部以物流园建设和运行中的丁点瑕疵否定物流园正常经营、服务经济的事实及正面作用,搪塞汇报上级部门 调查处理要求。

接到投诉后,记者驱车前往位于雨花区黎托街道合丰村的原长沙柏林物流园。

在一些原物流园老员工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在 原园区140多亩的土地上,已经有二十多亩属于荒废状态,里面长满了杂草灌木,外面则修建了一条长围墙,上面印着“1700亩城熟大盘 大不一样”等字样 的广告牌,配有楼群建好后的效果图。广告显示,这些广告牌属于新华都长沙天地。

再往西走,记者看到一个停车场,里面停放了不少货车,不时有货车进进出出。门口挂着一些物流公司和快运公司的招牌。记者数了一下,其中至少有六家公司的标识和招牌。在围墙的西北边,则是一家驾校。

“我们是政府招商引资搞起来的正规物流公司, 但被雨花区政府强拆了,迄今都没有做补偿。如今,原本属于我们的地方,要么被长期闲置,要么被房地产公司开发,要么被一些明显不正规甚至连合法手续都没有 的物流公司占据,这实在让我们想不通,雨花区政府究竟在干什么?”对此,柏林物流园老员工张先生很气愤。

政府回应称拆除合法有批示

在雨花区宣传部门的联系安排下,雨花区政府办副主任罗闽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罗闽表示,湖南省委、长沙市委督查室根据省领 导批示,对此事进行过调查。他告诉记者,柏林物流园拆除的事情由来已久,各级都很重视,上级部门、新闻媒体多次对此事进行了关注。最近一次是2015年6 月30日,省委督查室负责同志约谈了黎托街道负责人和雨花区政府分管副区长。后来,雨花区形成了一份正式书面文件,用来统一回复上面的调查及不断前来采访 的新闻媒体。

罗闽向《法制日报》记者出具了这份雨花区委印发的文件,标题是《中共长沙市雨花区委员会、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政府关于原长沙市柏林物流园有关信访问题的情况汇报》,并向记者表示,这份文件代表雨花区对此事的正式回复。

“2011年1月,雨花区以柏林物流园系违章 建筑依法依规进行了强制拆除。”该文件载明,原柏林物流园项目在未经合丰村支两委集体研究的情况下上报至原黎托乡政府,乡经济贸易办、党政办要求柏林物流 园按照相关程序报批,并到国土、规划、建设部门办理好相关手续后方可纳入招商引资项目。但该项目之后并未按相关程序报批,故没有纳入乡镇招商引资项目,更 不是雨花区重点工程建设项目。

文件表示,“长沙柏林物流公司虽在2006年 11月向雨花区规划局申请办理机场高速以北、武广线以东地块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由区规划局根据审批程序对其核发了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但在 2007年1月,区规划分局接到黎托国土所举报后核查发现,该地块土地使用权属华天置业公司,于是在2007年1月12日作出了撤销雨临建【2006】 022号临时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决定,并履行了相应的告知义务”。

文件表示,雨花区政府拆除柏林物流园主要有两方面的法律依据:一是该物流园在建设和使用过程中存在非法占地、违法建设行为;二是该物流园在管理经营过程中存在重大消防安全隐患。

文件称,在项目启动建设初期,黎托国土所就于 2006年3月29日送达过停止违法用地行为通知书,并现场制止非法填土。但后来项目继续扩大填土范围,并修建建筑物办物流市场。2006年9月29日, 区国土分局对黄柏林非法占用土地行为立案查处,同年12月,将国土资告【2006】88号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告知书送达黄柏林,责令其在2007年1月5日 之前拆除在非法占用土地上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

文件提到,公安部的一份文件点名指出,雨花区 黎托乡合丰村署名“村民”的来信反映,位于该村的柏林物流园市场建筑耐火等级过低,电线陈旧老化且直接铺设在可燃材料上,由于没有配备任何消防设施,一旦 发生火灾很可能引发上万台物流车辆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对此,各级领导分别对此作出批示,要求核实情况,采取断然措施整治。因为涉及公文保密,罗闽没有将 公安部的急电复印件交给记者,但他说,公安部的急电下发背景是上海静安火灾事故,在这份急电的附件中,点名提到了柏林物流园存在消防安全隐患问题,也正是 这个原因,各级都高度重视。雨花区政府不可能也没有必要伪造中央文件。

文件表示,因长沙市柏林物流园有限公司的行为 违反了消防法有关规定,区消防大队依法对长沙市柏林物流有限公司消防设施配置不符合相关标准、其他场所与居住场所设置在同一建筑物内不符合消防技术标准的 行为受案查处。随后,在各方面找黄柏林谈话无效的情况下,雨花区政府于2011年1月1日发布政府通告,责令其在2011年1月4日前腾空园区所有货物并 自行拆除。

“因黄柏林拒不配合,1月4日,区委、区政府 组织区工商、城管、税务、国土、消防等部门,联合对柏林物流园进行整治,直至拆除了存在隐患的建筑物,消防安全隐患被彻底清除,区消防大队于1月20日依 法作出了终止柏林物流园案件调查的决定。”文件表示,雨花区政府对柏林物流园的拆除行动,既是为了贯彻落实领导的重要批示及上级文件精神而采取的整治行 动,也是在有充分法律依据的前提下,为切实保护物流园内部及周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依法依规依程序组织的违章建筑强制拆除、消防安全整治行动。

对于拆除物流园的赔偿问题,文件称,由于黄柏 林拒不配合,政府采取强制拆除行动,依据政策不应给予补助,但考虑到信访维稳和企业实际困难等情况,区政府在物流园拆除后仍维持原有标准对其进行补助、救 助,并在2014年9月19日召开区政府专题会议,综合考虑长沙市征拆政策调整的因素,明确由国土部门按照新政策标准测算物流园补偿总金额为 6739018元。

妥善处理善后问题待各方合力

对于记者提到的原物流园所在地的现状,罗闽向 记者提供了一张由雨花区国土分局拆迁事务所委托专业机构绘制的《柏林物流面积计算示意图》,图上标注的柏林物流园总用地面积70671.76平方米中,划 分为十个地块,分属武广铁路、市轨道公司、中泛置业公司、合丰村、平阳村和道路用地。罗闽表示,此前记者所看到的物流园原址上新出现的构筑物的具体情况不 是很清楚,建议记者向原物流园所在街道了解情况。

黎托街道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同志介绍,柏林 物流园被拆除后,有的地块启动了征地拆迁手续,有的地块没有。没有启动征拆程序的土地分别属于黎托街道合丰社区(村)、平阳社区(村)集体实际所有和使 用,因当年拆除后的土地已无法复垦,为保证村民群众的利益,所在村集体对土地再次进行了对外租赁或重新利用。起初是租给一些做木材转运生意的木材商,政府 部门不准新建违章,木材商就用活动雨棚搭建一个临时场地,如果遇到违章执法随时收起来就可以走。

罗闽说,这些后出现的构筑物隐蔽性、灵活性 强,不一定能及时发现。关于目前原址上的一些物流公司,罗闽和街道的相关负责人都表示,一旦轨道公司地块启动征拆,会在最短时间内清除目前地面上的构筑 物,当地村集体和村民也能获得由国土部门经过核算的土地补偿款而不再担心租金收入来源问题。不过,他们认为,拆除这些现有的构筑物与柏林物流园拆除事件都 是政府合理合法的行政行为,彼此之间并没直接关系。

罗闽表示,在未明确补助经费支付主体的情况 下,黎托街道办事处一直以垫付的形式在支付物流园的款项,从2011年1月至2015年2月,街道已分批次垫付柏林物流园各类遗留问题处置和救助补助款项 共计4629156.00元。同时,雨花区政府正在采取逐步化解、先易后难的方式,针对目前除黄柏林外的其他股东有意配合政府处置遗留问题的局面,研究下 一步的补助款拨付方式,确保所有股东都得到应有补助,分步解决矛盾问题。

“有消防隐患,可以限期整改,为什么直接推倒 铲平呢?”谈起当初的处罚,黄柏林表示,柏林物流园就修建在离黎托街道办不到500米的地方,几乎就在政府部门的眼皮子底下。从报批到建设到正式营业,经 过了消防检查和验收,有消防同意投入使用的意见书。黄柏林表示,他和公司股东、律师查遍了消防法的所有条款,一直没有找到哪条规定赋予了政府因存在消防隐 患可以对整个物流园进行强拆的权力。

“如果是违章建筑,为什么不及时采取措施加以制止?为什么后来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我增加投资?”对于雨花区政府认定物流园是违章建筑的说法,黄柏林始终不予认同,并聘请律师出具了一份法律意见书。

“国务院早有规定,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 未制定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该法律意见书认为,雨花区政府强制拆除柏林物流园行政程序严重违法,剥夺了行政相对人的申辩权、听证权、行政 复议权和行政诉讼权;违反了国务院征地拆迁的有关规定,违反了国家、省、市的政策导向,严重损害了群众利益,造成了重大恶劣的社会影响。

对此,罗闽表示,政府鼓励当事人采取司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通过司法程序可以更公平、更顺畅地处理好柏林物流园的善后遗留问题。

 
 
文章分类